首页 > 公益资讯 latest update
你我论坛演讲——亲密碍人:被神秘化的残障与性
发布日期:2016-11-15 16:39:46 浏览量:875

 9月24日,国际助残项目官员王雪洪在第三届“你我论坛”——青少年性教育工作者论坛上发表了关于残障与性教育的主题演讲。你我论坛由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你我健康青春基金和玛丽斯特普国际组织中国代表处联合主办。有超过200位来自学校、媒体、非政府组织、政府、卫生部门的性教育相关工作者参会。演讲全文如下:

 
On Sept. 24th, project officer Michelle Wang delivered a theme speech in the 3rd You&Me Youth Sexuality Education Forum. The forum was co-organized by You&Me Fund under China Population Welfare Foundation and Marie Stopes International China. More than 200 participants working on sexuality education from schools, media, NGOs, government, health departments listened to the speech. The speech content in Chinese is:
 
 
亲密碍人:被神秘化的残障与性
 
 
大家好,我是国际助残的项目官员,王雪洪。我在国际助残的工作主要是负责我们从2014年开始在中国开展的残障、社会性别与性的试点项目的相关工作。那么今天,非常谢谢你我论坛能够给我这样的一个机会,把一些我个人的经验以及我们在项目中的一些收获和发现分享给大家。
 
我今天分享的题目是:亲密碍人:被神秘化的残障与性。因为每个人的生活中都希望有亲密爱人,而每个人对亲密爱人的想象和认识都是不一样的。有人爱异性,有人爱同性,有人爱猫爱狗爱其它物,也有人声称什么都不爱,但是我们总归还是“爱自己”的吧,而且很多时候我们爱自己的程度要比自己想像中的更多更深。那么那个被神秘化的亲密碍人:残障和性又是怎样的呢?
 
接下来我想和大家分享几个小故事来做介绍。
 
 
我害怕我这“不好”的身体会被嫌弃
 
 
第一个故事,是我亲身经历的,关于我自己的。我从小就知道自己不一样,也知道身体的障碍是不好的,虽然没有人直接告诉过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知道的。也许是妈妈的眼泪,也许是爸爸的无奈,也许是小伙伴的异样眼光。所以我记得我应该是小学的时候,我就发誓我不要谈恋爱,我不要结婚,我不要生小孩。因为我特别害怕,我害怕我这“不好”的身体会被嫌弃,我也害怕我生出来的小孩会遗传我的残障,经历我所经历着的事情。但是后来上初中,学习了达尔文的遗传学和化学之后,我知道了只有基因才能决定人体的遗传性状,不是由基因造成的残障都不具备遗传性,就算是基因,也有显性和隐性的机率。再后来,我开始认识不同的残障朋友,有幸听到和看到各种各样的故事和人生。那位下肢残障、经常穿着短裤的电脑老师告诉我,残障的身体其实并不是不可示人的,接纳自己的身体是自信的第一步;那位坐着轮椅、带着两个女儿的大姐让我看到身体残障的妈妈和所有的妈妈一样,都是好妈妈;那位在企业里工作的听力障碍的姐姐,让我认识到在合理的无障碍支持之下,残障人士完全可以胜任工作岗位的职责。了解残障现状以及提升残障意识,我深深地认识到,身体上的残障仅仅只是一种多元的体现,就跟人有高有矮,有肥有瘦,有黄种人有白种人,是一样的概念。所以,改变残障被神秘化的第一步,是接纳和认可残障是一种多元的存在。
 
 
爽和心脏不好,是两回事
 
 
第二个故事,是发生在我身边的,关于我一位朋友的。我有一位非常酷的朋友,她五脏六腑的位置是和所谓的“其它人”的位置相反的,称为“镜面人”,是罕见病的一种。因为这个原因,她的心脏供氧的功能并没有那么好,所以她不适宜做剧烈的运动。她跟她的伴侣在一起已经四年,她说曾经有人问过她,心脏不好,那性生活还可以有高潮吗?朋友回答说“爽和心脏不好,是两回事。”是的,身体有障碍并不意味着无法享受性爱。相反,不同障碍类别的人士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享受性。例如,虽然大部分的脊椎损伤者下半身失去知觉,但是可以通过抚摸其他敏感部位以及肌肤的爱抚享受性愉悦;视力障碍人士可以通过敏锐的触觉和听觉刺激来达到性高潮。人总是很惯性地用自己的认知去评判一个事情,认为只有用自己熟悉的方式达到高潮才是高潮;认为只有自己所知道的性爱方式才是性爱;认为只有像自己一样的人才是正常人。正如认为只有异性恋才是正常的观念一样,这些刻板印象,让很多残障人士有需求而不敢言,甚至也会让他们认为这样的需求是不合理的、不应该的被提及的。当需求不能被提及的时候,就不会被意识到、被听到、被看到,从而变成一个被神秘化的存在。所以,改变残障与性被神秘化的第二步,是公众意识和态度的转变,要认识到残障人士和所有人一样,有性的需求,可以享受性的愉悦。
 
 
被心智障碍人士摸胸
 
 
那么当我们接纳了残障与性的存在,也认可了残障与性的需求之后,我们可以做些什么事情呢,又可以如何做呢?在接下来要给大家分享的第三个故事中,我们去探讨一下。第三个故事,是我听回来的,关于我的服务对象,心智障碍者群体的。2015年10月份,在一场由国际助残资助的关于心智障碍人士性教育的主题研讨会上,有过这样的一次对话。有一位参会人员直接提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他说在特校里的女老师遇到了被心智障碍人士直接摸胸的情况如何处理。因为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所以在场的专家、特教老师、家长们都非常热烈地参与讨论,各抒己见。其中一位老师就提出了这样的一个处理方法,就说可以去吓唬孩子,说警察来了,要把孩子抓到警察局里去。在场的专家就很明确地指出这样的方式是不对的,就算能够制止孩子的行为问题,但是恐吓并没有考虑到孩子的感受和需求。首先,我们应该先分析清楚孩子发生这个行为的原因到底是什么。通常来说有三种原因,第一种是孩子觉得好玩,要跟老师一起玩,然后无意识地出现了这个摸胸的动作;第二种是孩子想要跟老师表示亲密,但是他不知道有什么方式,他就可能去摸胸了;第三种是喜欢刺激,例如有些男孩喜欢逗女孩,就是想要看女孩的反应;包括一些有裸露癖的人,他并不是想要性侵犯,而是喜欢看到某一种刺激性的反应。通过分析,把原因确定以后,再去谈解决办法。
 
如果是第一种原因,孩子只是想要跟老师一起玩,那么老师可以在孩子伸出手的时候,主动地跟他击掌,或者通过一些其他的玩的方式来转移孩子的注意力,和他一起玩,孩子的需求就会得到满足;如果是第二种寻求亲密感的原因,那么老师可以在平时多关注一下孩子的需求,或者平时多抱一抱、亲一亲他;当然,在这一种情况之下,对老师的专业性也是有一定的要求的。也就是说老师在从事这一行业之前,必须有一定的心理准备,自己在工作的过程中会遇到这样的情况,而且理解跟孩子的一些平时的、基本的、合理范围内的亲密接触,抱一抱、亲一亲,是有必要的。如果是第三种寻求刺激的话,就会比较复杂,根据不同程度一般会有以下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就是孩子可能只是想看到老师的刺激反应,那么就建议老师先有一些观察,然后不要给任何反应,如果老师没有大叫,孩子可能就会觉得很无趣了而停止这样的行为。如果老师发现不给反应也没有效果,孩子还是继续这样的行为,那么就需要非常严肃地直接跟孩子指出说这种行为是不对的,不尊重人。不管是什么方法,总之是给他一个警告然后实际地去制止他。最底线的一种情况,也是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情况,就是一旦出现无论什么办法都无法制止孩子的行为的时候,我们的确是需要通过一些恐吓的方式,例如前面那位老师提到的报警恐吓,或者其他的方式来告诉孩子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因为无论我们的孩子本身有什么样的问题,我们都不能让他去伤害别人,所以这也是最为保险的处理方式。而且如果现在不制止这样的行为,以后孩子到了社会,后果将会更加严重。
 
在这个案例中,我们需要强调两点。第一点是,我们在讨论一个问题的时候,不仅仅是要看到这个行为的问题,同时也应该要去分析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再分别针对原因去找到合适的处理方法。第二点要强调的是,所有的这些老师是需要经过很好的训练再去做这些工作的。如果老师没有提前做好准备,没有很好地接受过性与性别意识的培训,那么他们在现实工作中就会产生很多的困难和问题,这就是性教育要做的工作了。所以,我们可以看出不仅仅是残障人士本身,也包括他们的家庭成员以及其他相关的人员,对残障和性的认识和理解还是需要很多的支持的,而这些需求目前也是非常迫切的。所以,改变残障与性被神秘化的第三步,是不仅要看到残障人士的性需求和问题的存在,还需要为根据背后的原因为残障人士以及相关人员提供支持。据我所知,国外很多政府以及非政府组织都已经在残障与性这个议题上开展工作,特别是一些残障女性的自组织。通过开发无障碍的信息手册,让不同残障类别的人士,特别是女性,都可以获得性与生殖健康相关的咨询;通过艺术的方式,戏剧、舞台,为残障人士提供平台来表达自己在性方面的需求以及面临的挑战;也有通过各种影像作品,例如主题摄影展、视频作品等,来提升公众对残障人士的意识。这些所有的、在不同的地区、以不同的方式在做残障与性的服务和支持工作的团体和人,其实都是为了让大家意识到这样的一个事实:残障人士往往被认为是无性欲的,但是我们和所有人一样,也有性需求,而且这些需求都需要被看见、被理解和满足。
 
回到我们的社会,在社会主流的生活中,存在着非常多的标准和规则。标准和规则的设定,原本应该是用于让社会的人可以更好地相处、发展和生活的,但后来,有一些标准和规则则被很简单粗暴地附加了很多刻板印象,而影响了那么一群人的生活。例如,在中国的一些朝代中以胖为美,瘦人则受到排斥和歧视;在当代的一些国家中,同性与异性婚姻同等合法,但在一些国家中,同性相恋为不正常,只有异性相恋才合乎伦理。同样的,对于中国八千五百多万真真实实生活在大家身边的残障群体来说,由于社会对人、对经济收入、对社会地位、对美与丑的标准,等等方面的固化印象,我们往往会被边缘化,被神秘化,不被看见、不被听见、甚至都不被意识到我们的存在。从我自己以前的经历以及我在项目中接触到的大部分残障群体,我们都被一种很消极的意识压迫地喘不过气来。我们被视为弱势,连生活基本条件都无法满足,谈什么性需求呢?我们被视为负担、包袱,连吃喝拉撒都还要被照顾,谈什么要不要生孩子呢?我们被视为不正常、不合格产品,都该退货回厂修理或者重新生产了,凭什么谈欲望、谈梦想、谈做人呢?但是社会不应该是这样的。当我自己走过那道坎,当我们看到项目带来的改变,我们坚信:多元是应该要被尊重和接纳的,差异是要被看到和被意识到的,需求是要被满足的。残障与性,不应该是一个被神秘化的存在,而应该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可以讨论的、值得被享有的存在。
 
 
残障与性,在不被神秘化的状态下,其实就是人与性,和我的一样,和你的一样,和他的也一样。
此网站是由欧盟支持建立
This website is constructed with supports of EU.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 友情链接 Useful Links
Handicap International in China All Copy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Handicap International
版权所有 国际助残 ICP证号:京ICP证09018422号   网站建设支持